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医妻三嫁 > 316.我现在只想当新郎

316.我现在只想当新郎

苏凉从半山别院带走顾泠时确定过真是他。任何人想假扮顾泠骗过她,都不可能。

但直到听顾泠开口说话,苏凉才又松了一口气,“刚刚我还在想你莫不是被下药清除记忆,不认得我了。”

“差一点。”顾泠表示南宫霖真想那样做,幸亏苏凉及时赶到。

苏凉轻哼,“南宫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心理变态!不过不用怕,就算你真失忆了,我也一定会找到你,让你想起我的,最重要的是活着。”

顾泠微微点头,“倘若失忆,再次见到你,我一定会一见钟情。”

苏凉噗嗤一声笑了,“别这么肉麻兮兮的。”

“我只是……”顾泠轻叹一声,“很想你。”

苏凉揉了揉顾泠的脑袋,莫名觉得他此刻有点脆弱,“我也很想你。”

顾泠说起这次出事后他得知的一些往事的真相。

苏凉很意外,“你爹造反是南宫霖在暗中推波助澜,最后又一把坑死了他?太变态了!他没对你娘用强或用毒,是真的很自负,以为他的计划很完美,你娘一定会爱上他,主动投入他的怀抱。”

那种人,苏凉前世就见过。本身条件和实力不俗,表演型人格,控制欲都隐藏在虚伪的假面之下,当做什么事出现障碍,或被人拒绝,是绝对无法忍受的,会不择手段达成目的,且睚眦必报。

南宫霖能耐心地花费数年时间去毁掉顾渊的人生,看似只是为了得到司徒凝的心,但同时也是在疯狂报复司徒凝的拒绝和顾渊的“夺爱”,更是为了满足他变态的掌控欲。想必看着顾家走向覆灭,他得意极了。

如今到南宫倩身上,南宫霖扮演着一个爱女如命的父亲角色,手段跟当年比有些简单粗暴,但仍旧不改自负和变态的本质。

顾泠中的软筋散药性太强,一时半刻无法恢复如初,头脑仍有些微昏沉,靠在苏凉怀中,看着波光粼粼的河面,回想整件事,又发现一个疑点,“南宫倩,真是司徒瀚和司徒湘的女儿么?”

苏凉闻言凝眸思索,“你这么一说,确实可疑。南宫霖那种人,任何事都以自我为中心,是极端利己的,怎会如此在乎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病秧子养女?若抓走你的那老头真是司徒湘的父亲,南宫霖是想利用南宫倩来控制那老头为他所用,勉强说得通。但南宫倩真不像比你大一岁的样子,且南宫霖如果没有别的图谋,似乎也没有控制那老头的需要。”

先前没有怀疑,是因为南宫倩先天不足,身体十分瘦弱,且一直卧床,第一次见到她的人,被告知她是十五岁到二十出头之间的任何年龄,都很难生出疑心。

且苏凉虽然有证据表明司徒湘疑似跟司徒瀚有些纠葛,但司徒湘当年怀的孩子是司徒瀚的这件事,是从南宫霖口中“证实”的。

既然已经知道了南宫霖的真面目,苏凉认为,他所说的一切都可能是假的,绝不能再轻信。

若细想,就算司徒瀚强bao过司徒湘是真的,不等于司徒湘一定会怀孕,即便怀孕,也未必就是司徒瀚的孩子,即便是司徒瀚的孩子,也未必就是如今他们所见到的南宫倩。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司徒湘当年怀着身孕失踪,她甚至有可能还活着。

思及此,苏凉心中一动,“看南宫霖那般紧张,说不定南宫倩真是他亲生的女儿。当年司徒湘又不是死了,她貌似喜欢南宫霖,如果说失踪后又跟南宫霖生了个孩子,也不无可能。”

再想想,南宫霖说司徒湘是他师父寻找多年的女儿,而他至少明面上是不敢跟那实力变态的老者作对的。

如此,南宫霖当年没把司徒凝强行带走控制在身边,未必没有忌惮那老者的因素在。

两人一边谈论着南宫霖的变态行径,根据目前所知的推测未知的事,一边等着燕十八脱身后与他们汇合。苏凉沿途留下了特殊的记号。

左等右等,顾泠精神恢复了不少,仍不见燕十八前来。

“该不会出事了吧。”苏凉望向半山别院的方向,感觉不妙。她今日并未与那老者碰面,能带走顾泠主要是靠着燕十八那群人缠住了南宫霖和他的师父,给她争取来的时间。

顾泠放开苏凉,慢慢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再等一刻钟,我回去看看。”

苏凉蹙眉,“你感觉如何?”

“差不多了。”顾泠说。

“好,一刻钟。”苏凉知道回去很危险,但不能撇下燕十八不管。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顾泠面色比起刚离开别院时明显好了不少,而燕十八依旧没有出现。

“你在此等候。”顾泠把苏凉拥入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我去看看。”

当时必须先带着顾泠脱身,是苏凉跟燕十八说好的计划。她知道敌人很棘手,必须先救出顾泠,让他恢复实力,才更有把握。

“小心点。”苏凉把长剑交给顾泠,看着他消失在视线中,速度不及从前,显然并未完全恢复,但他并非冒失之人,大概等赶到别院,就真的差不多了。

苏凉双手合十,这次不求除掉那些人,只求己方的人平安脱身。

……

半山别院。

顾泠绕路,先到了后侧,先前他被藏匿的山洞附近,看到地上有零星血迹。

他循着血迹,暗中回到别院,一路上并未碰见人,靠近了南宫倩的院子,之前对峙就是在这附近。

院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顾泠又等了片刻,进去发现空无一人。

他之后找了南宫霖的院子,也不见人影。

等顾泠找遍别院,确定人去楼空,连下人都全部不见了。

先前他就看出别院里的下人从管家到丫鬟都是练家子,看样子,是南宫霖抛弃此地,带着所有人离开了。

如此,让顾泠觉得,燕十八被擒的可能性不大。

他又沿原路出去,查看山洞无人后,在上山的方向发现了新的血迹,顾泠便循着血迹往上走,在靠近山顶的一块凸起山石下方,发现了重伤昏迷的燕十八。

顾泠探了鼻息,确定还有气,心中微松。

只有她一个人,没见到其他七个杀手,别院里也没有他们的尸体。

……

起风了,苏凉坐在一株高高的大树上,透过树叶的间隙远眺半山别院的方向,虽然隔着这么远,什么都看不到。

她一直悬着心,知道顾泠清醒状态下过去不太可能出事,但很担心燕十八被抓或被杀了。

虽然燕十八不是好人,但对苏凉是有真心的,这次也完全是仗义相助。过往顾泠和苏凉救过燕十八不止一次,就算燕十八欠他们的,苏凉也不希望她为此丧命。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察觉有人靠近。

苏凉眼神警惕,等确认是顾泠,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从树上下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