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竹木狼马 > 40第三十九章 决定

40第三十九章 决定

汪志强这种去了几年外地回来流氓混混,要找到并不难,汪志强没打算“从良”,从他找付坤麻烦就能看出来,他给自己“打天下”热身。

付一杰没费多少功夫就一家游戏厅找到了汪志强。

汪志强不认识他,对于汪志强来说,付坤弟弟,就是很多年前被他们一伙人抢钱撕书完了沉默着离开小孩儿而已,不会留下什么印象。

跟了几天,付一杰就知道了他住处。

也知道跟着汪志强混那几个人私下管汪志强叫豹哥。

付一杰对于汪志强会给自己起这么一个跟本人八杆子打不着艺名很不屑。

知道汪志强住哪儿,晚上大致生活规律之后,付一杰没像从前那样,马上就动手,他吃过一次亏,同样事不能再干。

他很有耐心地等了半个多月,汪志强那伙人再次出动,找了以前七中老大唐俊麻烦,他这才算有了合适机会。

付一杰往门上踹这一脚劲相当大,道馆训练时候,他正踹一脚能把替他拿踢靶人直接踹翻。

这一脚带着门结结实实拍了汪志强脸上。

付一杰听到了汪志强屋里摔倒时撞椅子上声音,他进了门,反手把门关上了,没等捂着脸汪志强直起身来,对着他膝盖内侧就是一脚。

汪志强晃了晃跪了下去。

付一杰紧接着抬起腿一个下劈砸了汪志强肩上,汪志强这回连晃都没晃就趴了地板上。

“谁……”他挣扎着撑起身体,左手摸向了自己别腰上刀。

付一杰没给他碰到刀机会,过去用膝盖向下狠狠磕了他腰上,再扳着他左胳膊往上一提,汪志强脸贴着地板发出一声惨叫,胳膊顿时软了下去。

汪志强被他用膝盖顶着腰压地上,呼哧呼哧地喘了几声还挣扎着想起来,付一杰很干脆地用另一条腿踩了他右手腕上,再抓着他手一拧,汪志强只觉得一阵钻心疼痛,右手跟着就巨痛中不能动弹了。

付一杰又揪着他头发往地上摔了一下,不过这一下没有用太大力量,也没让他鼻子着地。

“……操,”汪志强被摔得头昏眼花,鼻子上绷带已经被血浸透,眼角也被磕出了鲜血,他努力想转过头看看一两分钟之内就让他鼻青脸肿浑身疼得几乎说不出来话人是谁,但被压地上动不了,“哥们儿,有话好好说。”

付一杰没有出声,伸手过去把他腰上刀抽了出来,他脸上拍了拍。

汪志强整个身体一僵,接着就嘶吼起来:“你他妈到底是谁!死也要让老子死得明白!”

“闭嘴。”付一杰压着声音说了一句。

汪志强没了声音,这故意压低了还带着沙哑声音隔着什么东西含糊不清地传出来,他听不出是谁,记忆里也搜索不到相似。

付坤?付坤还打着夹板,他朋友里也没谁有这样能耐。

……唐俊?

汪志强觉得自己头开始疼,像要炸开了一样,膝盖往下已经疼得没了感觉,肩膀和手腕也像是有人用刀戳着,还有鼻子……鼻子!

付一杰把他还被自己踩脚下右手手指一根根捋直了,拿刀往他指缝里猛地一扎,刀贴着他无名指扎进了下面破旧木地板里。

汪志强手虽然不能动了,但感觉还,刀贴着他手指感觉无比清晰,他吃力地扭了一下头:“哥们儿……”

付一杰没理他,把刀拔|出来,又扎进了他指缝之间,然后开始一下下他指缝中间认真地来回扎着,速度越来越。

汪志强也爱这么玩,这是装酷耍帅必备技能,但他现却被这种完全没有疼痛却又让人冷汗直冒行为折腾得够呛,这种单调扎地板声音中吼了一声:“给个痛!”

付一杰没有任何停顿,左手一把捂住了汪志强嘴,右手刀举了起来,往下一扎,刀插|进了汪志强手旁边地板里。

他松开刀把,用手指汪志强手背上用力掐了一下。

汪志强一声惨叫被捂了嘴里。

等他看清刀没扎他手上时,再次发出了一声透着悲愤吼声。

付一杰松开汪志强站起来时候,汪志强地板上痛苦地扭了扭,咬着牙想要抬头看他一眼。

“以后找人麻烦时候,先弄清自己有多大能耐,豹哥。”付一杰帽檐拉得很低,加上口罩,他整个脸都隐藏黑暗中。

说完这句话,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汪志强伤没有致命,全都是骨折脱臼,但疼痛和惊吓以及弄不清到底是谁干这种感觉足够让汪志强这种没多大本事,只能靠阴招混人好好体会一阵子了。

付一杰计划并不复杂,除了不让汪志强再把这些事联系到付坤身上之外,就是打得他就算认为是付坤干,也不敢随便再来找付坤麻烦。

付一杰拿着扔汪志强屋子外面书包,回到停车地方,拿出付坤给他买电子表看了看时间,刚过八点。

他没有直接离开,又几排楼旁转了转,一个垃圾堆旁边找到了一把铁锹,拿回车旁边之后靠墙放好,然后坐了车后座上。

这片旧楼周围路灯只还有一盏顽强工作,偶尔有一两个出来散步,都往灯那边小路往外走,呆黑暗中付一杰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2分钟后从路另一边慢悠悠走过来人经过他身边时候甚至没有看到这里有个人。

这人叫马猴儿,汪志强收小弟,每天八点多都会上汪志强这儿来呆着,拍个马屁,扯个蛋,混几根烟抽。

汪志强跟付坤“单挑”那天,因为积极地背后拍砖,得到了汪志强表扬,于是再接再厉又围堵唐俊时候从背后给了唐俊一棍子。

想到这段时间自己立战功,马猴儿忍不住吹了几声口哨,挺得意,以至于身后很轻脚步声传来时把他吓了一大跳。

他回头看了一眼,离他十来步远地方有个黑影,光线不足看不清这人是谁,只有一个模糊轮廓,他顿时觉得有点儿冒冷汗,扭头往汪志强住那排楼加了脚步。

走了几步,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类似铁器拖地上时发出声音,这声音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他没走几步就被黑暗中这种诡异声音弄得腿有点儿发软。

这人是来找麻烦!马猴儿惊吓当中还是及时做出了一个完全没有意义判断。

不能把这人带到豹哥那儿去!这是马猴儿做出第二个判断,他自己觉得挺大无畏。

马猴儿摸出了放口袋里弹簧刀,第四排楼前拐了弯,加步子走了几步之后,猛地转过身,手里弹簧刀弹了出来。

这种时候必须要先发制人!他转身同时只原地停留了很短时间就猛地向身后那人扑了过去。

那人也停下了,但没动,只是他靠近之后突然抬起了手。

等马猴儿看清那人手里拿是一把铁锹时候,他已经冲进了铁锹范围之内,接着就感觉到了一阵凉爽风。

铁锹裹着风拍了他左脸上。

付一杰这一铁锹没有用全力,但马猴儿还是因为冲得太猛控制不住步伐,被侧面突然出现外力拍倒了地上。

付一杰走过去,马猴儿从地上爬起来之前,一脚踩住了他还握着弹簧刀右手,然后一脚踢了他肋下。

马猴儿身体立刻弓成了一团,连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付一杰移开踩着他脚,把手里铁锹扔了他身上,转身走了。

付一杰回到自己家楼下时候,还没到十点钟,跟他平时说去老师家回来时间差不多。

他一边往楼上跑,一边把出门时穿衣服换了回来。

进门时候老妈正躺沙发上看电视,老爸蹲沙发旁边给她捶腿。

“二宝贝儿回来啦,累么?”老妈看到他,招了招手,“来,享受一把奴隶主待遇!”

付一杰笑了笑:“你专用奴隶我就不占用了,我去洗澡,热死了。”

洗完澡出来付一杰进了屋,把客厅留给奴隶主和奴隶二人世界。

进屋时候他看到付坤背对着他坐桌子前,但是没动,再一细看,发现付坤脸扣书上已经睡着了。

“哥……”付一杰想把他叫醒,但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手。

他走到付坤身后,弯腰小心地搂住他,把脸贴他后背上闭上了眼睛。

付坤心跳让他觉得很舒服。

这么弯着腰不知道呆了多长时间,付一杰觉得腰有点儿酸了时候,付坤动了动:“宝贝儿是不是我很久没背你了,过瘾呢?”

付一杰笑了,松开胳膊活动了一下:“你还背得动么?”

“那有什么背不动,你以为长点个儿我就背不动了啊?再说你也没长多少。”付坤冲他呲呲牙。

“皮尺呢?量量?”付一杰靠着墙抱着胳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