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竹木狼马 > 第84章 番外一郭师兄

第84章 番外一郭师兄

蒋松坐在自己屋里看恐怖片儿,关于婴灵的。这片儿是付一杰拿给他的,说是好看,据说吓得付坤三天不敢一个人去厕所,看到小朋友就绕着走。

今天这套两居室的房子里只有蒋松一个人,郭宇去书店了,估计还得有一会儿才回来,他不在,蒋松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觉得没劲,还不如吓吓自己了。

虽然他跟郭宇一块儿吃也没人说话,光能听见电视响,郭宇还总爱看把电视调在儿童频道,听得蒋松脑浆都快糊了,但就那样也比一个人吃饭有意思,起码有个人能瞅瞅。

蒋松正走神儿的时候,音箱里冷不丁传来一个小孩儿卡碟了一样的笑声,他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搓了搓胳膊。

他抬眼想看看剧情发展到哪一步了,刚往屏幕上看了一眼,还没瞅明白上面是什么,画面突然转换,一个小孩儿惨白的脸跳了出来,黑洞洞的眼框渗着血,接着又是一阵冷笑。

随着音箱里突如其来爆发的诡异音乐,蒋松吓得啊地吼了一声,腿没忍住往前狠狠踹了一脚,想让自己离屏幕远一点儿。

他跟付一杰讨论过恐怖片气氛营造的问题,用突然响起的恐怖音乐来吓人被他俩一致认为是最低端的手段,但现在他却被这个最低端的手段吓得一声惨叫,蹬着桌子连人带椅子往后一翻,摔到了地上。

“靠!”蒋松挣扎了两下才把椅子踢开了。

音箱里开始传来那个没眼睛的小孩的哭声。

蒋松有点儿恼火,站起来想过去把片儿给掐了,刚迈了一步,眼睛余光扫到了自己房间的门。

他没锁门,是掩着的,但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条缝!

他立马感觉肠子都抽了一下,大冷天儿的窗户都关着,哪来的风?

扭头想仔细看看的时候,一个毛绒绒的黑色脑袋从半尺宽的缝隙里探了进来。

“什么玩意儿!”蒋松吓得够呛,头发都快立起来了,壮胆似地大吼一声,“滚开!”

门一下打开了,郭宇一脸莫名其妙地站在门口:“你干嘛呢?”

“郭宇?”蒋松愣了愣,再低头往地上的脑袋看过去,这才发现那是郭宇上星期新买的大毛熊拖鞋,熊脑袋跟个足球差不多大小地趴在脚上。

“我刚进门,”郭宇转身拎起放在客厅桌上的塑料袋进了厨房,“你吃饭了没啊?我煮面条你吃么?”

“吃,我一直饿着呢,”蒋松把放了一半的片儿关了,跟了过去,“多来点儿,我中午都没吃。”

郭宇把外套脱下来递给他:“炸酱面行么?”

“太行了。”蒋松把衣服拿出去挂上了,做饭这种事,蒋松干得很好,但郭宇做的炸酱面特别香,就是耗时比较长,最简单的菜码他也得折腾一小时。

再回到厨房的时候,郭宇正在挽衬衣袖子,蒋松靠在门边看着,郭宇挽袖子的动作很认真,就好像这袖子挽得好不好直接会影响炸酱面的味道似的。

不过蒋松挺愿意看。

“你回来也不喊一声,给我吓得差点儿尿了。”蒋松随便找了个话题,他要不开口,郭宇能一直沉默到做完这顿面。

“以为你听见门响了呢。”郭宇拿了根黄瓜洗好了放到案板上开始切。

“没听见,”蒋松笑了笑,“那片儿其实也没多吓人……”

郭宇看了他一眼继续切黄瓜:“那要换个吓人的你该从窗户跳出去了。”

“我是让你吓的,”蒋松啧了一声,指着郭宇的鞋,“你说你没事儿买这么双鞋干嘛啊,又不经脏,又不好洗,不能见水,还吓人。”

“暖和,”郭宇切好黄瓜又开始切胡萝卜丝,切了两刀停下了,“帮我把眼镜拿过来吧,切丝儿看不清楚……”

“好嘞。”蒋松跑进郭宇屋里,从他桌上拿了眼镜,郭宇平时不太戴眼镜,看书和给人弄牙的时候才戴。

蒋松觉得他戴眼镜不错,但不喜欢他戴上眼镜的感觉,这人一戴眼镜就显得更正经了,蒋松看着老觉得自己跟该着郭宇一篇论文似的。

郭宇在厨房里折腾了一小时零十二分钟,弄出了两碗炸酱面,跟蒋松俩一人一碗捧着坐在沙发看一边看电视一边吃。

这个点儿没有儿童节目可看了,郭宇调了个农业台,专心地一边吃面一边看如何合理地提高猪的出栏率。

蒋松有点儿无语,郭宇这人他的确是有些摸不透,如果说一开始他只是对郭宇有那么一点儿兴趣,这人一直没有女朋友,他只想研究一下他是不是,那现在随着研究一点点地深入,他的性向依然是个迷,但蒋松却开始有点儿把持不住了。

一直以来,蒋松对感情都抱着就那么回事儿的想法,他不认真,也不期待谁会对他认真,大家都一样,合适了凑一块儿玩玩,没劲了就分开,这是他混了这么久第一次对一个人开始有了不是玩玩这么简单的念头。

上次对人认真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不愿意去回忆,上上次他倒是挺愿意回头怀念一下的,付一杰始终是他心里很完美的那一个,尽管他现在对付一杰只保留了哥们儿情谊,但不影响付一杰是他第一次让直面自己的性向并且动了心的人。

至于郭宇……他用余光扫了扫旁边的郭宇,这个喜欢看儿童节目,对着一群挤来挤去的猪还能津津有味认真吃面的男人,这人有什么吸引力呢?

不爱说话,一本正经,不戴眼镜是个严肃的大哥,戴上眼镜是个严肃的教授,除了炸酱面,所有的菜都做得像剩菜。

挺没劲的一个人,偏偏每次蒋松这么想的时候,他又会突然弄点让人茫然的事儿,比如突然去了买双大毛拖鞋。

还有一次把蒋松种在阳台上的绿萝都编成了麻花辫。

上月又突发奇想的把浴室里的不锈钢挂勾都换成了塑料的卡通勾子,结果一晚上时间就掉了,浴室里所有的毛巾散落一地。

这些莫名其妙的,跟他这人完全不搭边的事儿,每次都能在蒋松对他快失去兴趣的时候勾上一把。

要不说人就是贱呢,上赶着来的瞅都不带瞅一眼的,但是甭管有意无意,被吊着胃口了就全得认怂。

“你一会儿看片儿么?”蒋松吃完面捧着碗等郭宇的,他俩一般分工是一个做另一个洗。

“什么片儿?”郭宇把空碗放到了他手里。

“就我刚看的那个,一杰推荐的,说是把他哥吓得上厕所都得组团去,BUFF没加好坚决不打开马桶盖儿,”蒋松拿着碗往厨房走,“看么?”

“你不敢一个人看?”郭宇问。

“嘿!”蒋松有点儿无奈,“你这人真逗,我非得是不敢看才叫你么,我就问你要不要一块儿看。”

“嗯,看吧。”郭宇点了点头。

“等我洗完碗。”蒋松一听就来了干劲,开了水就俩碗洗得风声水起。

他以前偶尔也会跟郭宇一块看片儿,但一般都是喜剧,他嘎嘎一通乐,郭宇就嘿嘿笑两声,特节制,听着如此节制的笑声,蒋松会有一种自己是个傻逼的错觉,所以就没怎么叫郭宇一块儿看了。

恐怖片他没跟郭宇一块儿看过,不知道郭宇承受能力怎么样,如果看到吓人的地方郭宇被吓着了,他没准儿有机会凑过去摸两把安慰一下,顺便再确认一下郭宇对于男人的接触是什么态度。

蒋松的屋子布置得很温馨,打折的时候拖回来的大沙发上堆满了靠垫,还弄了块假羊毛毯子铺在沙发前的地板上。

他把片子重新打开,点了暂停,再把屋里的灯关了,换成了沙发旁边的落地灯,暖黄色的灯光洒了一屋子,看上去温馨而暧昧。

郭宇换了套睡衣进了屋,进来就说了一句特煞风景的话:“山洞啊。”

这话让正在在沙发上来回调整姿势让自己靠得更舒服些的蒋松相当郁闷:“这叫气氛。”

“看鬼片儿还要气氛啊?”郭宇坐到了沙发上,拿了垫子抱着。

“看养猪秘诀才不用气氛!”蒋松没好气儿地说,往他旁边挪了挪,挨着他靠着了。

郭宇睡衣上清爽的洗衣粉味儿让蒋松心里荡了一下,虽说这味儿捧着郭宇那罐洗衣粉闻闻也能闻着,但从郭宇身上混合着他的气息散出来,感觉就不同了,蒋松一阵心神荡漾之下差点儿就习惯性地把手伸自己裤裆里去了。

“开看吧!”他跳起来过去点了播放,坐回沙发上的时候又往郭宇那边歪了歪。

前面三分之一左右蒋松已经看过了,他有一眼没一眼地瞄着,注意力都在郭宇身上。

郭宇自打坐下往沙发扶手上一靠之后,就抱着垫子没动过,一脸严肃地看,眼镜片儿反着光看不到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是害怕还是无所谓。

小孩儿脸突然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蒋松尽管有心理准备,还是小声说了一句:“靠。”

郭宇没有任何反应,连动都没动一下,蒋松顿时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整了整靠垫:“刚你回来的时候我就正看这儿呢,吓我一跳。”

郭宇没说话。

蒋松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人是不是太淡定了点儿啊。

“你胆儿挺大啊。”蒋松补充了一句。

郭宇依然没动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