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解药 > 21.第21章

21.第21章

程恪没有吃过这样的糯米团子, 确切说他没吃过任何形式的早点摊上的糯米团子。

就这么底下垫了一小片荷叶的糯米团子居然能这么好吃,他感觉挺意外的。

就是小了点儿, 刚走到东门口,他就已经吃完了。

“这个团子多少钱啊?”他问程恪, “挺好吃的。”

“你要给钱吗?”江予夺说, “十块。”

“……我没想给钱。”程恪说。

“哦,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 “五块,加了一块钱肉,一共六块。”

“你这怎么还前后两个价啊?”程恪看着他, 江予夺没说话,目视前方,程恪反应过来, “怎么,我要给钱你还想赚我四块啊?”

“不服气就吐出来。”江予夺说。

程恪冲他竖了竖拇指:“我非常服气。”

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江予夺招了招手。

出租车靠了过来, 在离他们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声音:“出租车!正好我操!”

程恪没回过神, 几个一看就是小混混的人跑过去拉开车门就上了车。

“我操?”程恪愣了,转头看着江予夺。

江予夺没出声,就那么看着。

出租车起步, 开出去十米左右, 突然又停下了。

车门打开, 刚才上车的几个人又全都下了车, 一个光头小子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回头指着出租车:“等着啊!”

“三哥,”光头跑到他们跟前儿停下了,冲江予夺尴尬地笑了笑,“没看到是你。”

江予夺啧了一声:“抢习惯了吧?”

“那不能,主要是也没看出来你俩要打车。”光头抓了抓脑袋。

“放你妈的屁,”江予夺说,“我俩不打车他跑这儿停着干嘛来了,你意念叫车呢!”

“三哥您上车。”光头冲他弯了弯腰。

江予夺往车那边走过去,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昨儿晚上没回去吧?”

“嗯,这你都看出来了?”光头问。

“废话!今天降温,你要是从家里出来的能光着吗!”江予夺指着他的头,“皮头都冻青了!”

“没事儿。”光头又摸了摸脑袋,嘿嘿笑了两声。

江予夺把自己的帽子拿了下来扔给他:“滚!”

“谢谢三哥!”光头喊。

上了车之后程恪都还能听到光头在外面追着车又喊了一嗓子:“三哥!谢谢!”

“谢你大爷,没完了。”江予夺小声说了一句。

程恪看了看他,也小声说:“我以为你们街面儿上混的都不说谢谢呢?”

“他跟我差着辈儿呢。”江予夺说。

“他不跟你差不多年纪么?”程恪没明白。

“他是我小弟的小弟,”江予夺说,“孙子辈儿,懂了吗?”

“……懂了。”程恪点了点头。

江予夺没再说话,拿了手机出来打开了,估计又开始看小说。

程恪靠着车窗玻璃,外面气温低得吓人,风也大,但是阳光很好,坐在车里开着暖气吹不着风,就非常舒服了。

他眯缝着眼睛看着江予夺的侧脸。

江予夺看得挺认真,但他的阅读速度挺慢的,一页小说看好半天。

“还是那个大腿文吗?”程恪问。

江予夺转脸瞅了瞅他:“是。”

程恪笑了笑。

“现在没什么意思了,”江予夺皱着眉头,“我最喜欢的那个配角死了,早知道这章要死,我他妈就不买了。”

“小说里死几个人不是挺正常的吗,”程恪说,“主角又没死,死个配角你就不看了啊?”

“主角要真死了我就没什么感觉,毕竟那么多人看的就是主角,高兴啊,伤心啊,好了不好了,活着还是死了,”江予夺退出了小说界面,低声说,“配角就不一定了,特别是小配角,没人在意。”

程恪看着他没说话。

“像我这样的。”江予夺又小声补了一句。

“哎,”司机说话了,“小伙子想得还真多,我跟你讲,你自己就是自己生活的主角啊。”

“我不是。”江予夺说。

程恪愣了愣。

司机大概只能熟练运用这一句鸡汤,碰上江予夺这种回答,就接不下去了,于是叹了口气没再出声。

许丁弄的这次活动在一个逼格挺高的艺术馆里,一个小展厅,活动主题是“茫然”,有一些画和摄影作品。

程恪觉得这个“茫然”起得很好,让人从看到名字的时候就开始茫然了。

不过他也从来不去研究活动的内涵,他只管他自己的那一部分,今天他只需要即兴发挥,没有限制,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你画出什么来,都可以茫然。”许丁说。

很有道理,毕竟主题就是这样,大多数人都会自觉地强行贴近主题,没贴过去的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一会儿你进不去,”程恪看了看四周,“也没地方呆着,你回去吧,总不能一直站在这儿。”

“你不用管我,”江予夺说,“我还能找不着个地儿呆着了?我又不是你。”

“……行吧,”程恪点点头,“那我进去了,我东西还得准备一下。”

“嗯。”江予夺应了一声。

程恪又看了他一眼,转身从侧门进了小展厅。

江予夺从来没来过这么高级的地方。

以艺术为主要内容的场所,他接触过的大概只有商场里那种搭个台子拍卖油画的。

一块钱起拍,超过三百就没人要了。

他看了看四周,有很多展厅,每个展厅里都有不同的“艺术”,这样的寒冷天气里,居然也有不少人。

每一个人都很安静,静静地看,偶尔说话,声音也很轻。

江予夺在里头转了转,本来想找个地方坐着,结果没找着,而且这样的气氛也让他有些不适应,所有人都是来欣赏的,只有他看着是走错门了的。

他溜达着到了艺术馆门口,墙边有个垃圾桶。

不过要不是有个夹着烟的姑娘正站在旁边往里弹烟灰,他还真没看出来那个东西是垃圾桶。

他走过去,点了根烟。

姑娘看了他一眼,往边儿上让了让,给他空出了一块,然后问了一句:“怎么没进去?”

“嗯?”江予夺看着她。

“你不是跟程恪一块儿来的吗?”姑娘说。

“你认识程恪?”江予夺问。

“吃过几次饭,”姑娘笑了笑,“不过玩沙画的差不多都认识他。”

“哦。”江予夺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想过,程恪还是个业内名人。

姑娘抽了口烟,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以前没见过你。”

“程恪身边的人你都见过吗?”江予夺问。

“差不多吧,”姑娘掐了烟,伸出手,“我叫米粒儿。”

江予夺看了她一眼,这听着就不是什么正经名字,于是伸手在她手心里拍了一下:“我叫老三。”

“挺好听,”米粒儿笑着说,目光落到他身后,冲大门那边挥了挥手,“小怿也来了。”

江予夺回过头,看到了程恪的那个弟弟,程开心。

“程恪他弟,你们认识吗?”米粒儿问。

“见过。”江予夺说。

程怿跟米粒儿点了点头,看到他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江予夺正想走开,程怿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米粒儿看着程怿,笑着说,“你不是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的吗?”

“现在也没什么兴趣,路过了就来看看,”程怿说,“你男神马上要开始表演了,不进去吗?”

“走了。”米粒儿冲他俩挥挥手,跑进了大门。

垃圾桶旁边就剩了江予夺和程怿两个人。

一阵北风刮过来,程怿拉了拉围巾,遮住了半张脸。

江予夺发现这么看,他们兄弟俩长得非常像。

不过眼神的差别就非常大了,江予夺对人的判断差不多都是靠眼神,动作可以伪装,表情可以伪装,笑容都可以伪装,只有眼神很难。

有些眼神他这辈子都忘不掉。

程恪哪怕是在发火的时候,也不会像他弟弟这样,透着犀利,一眼想要扎透的那种侵略感。

江予夺并不害怕这样的眼神,但会觉得不舒服。

他跟这个人并不认识,不知道名字,没说过话,他转身绕过垃圾桶准备走人。

“是在等我哥吗?”程怿在他身后问了一句。

江予夺回过头看着他没说话。

“他怎么没让你进去?”程怿说,“他带人进去不需要邀请函。”

“我进去干嘛?”江予夺说。

“里边儿暖和啊。”程怿笑了笑。

“你看我这样子是怕冷的人吗?”江予夺问。

“不怕冷也不表示不冷,”程怿还是笑着,“我带你进去吧,我哥不会说什么的。”

江予夺皱了皱眉。

这话说得实在让他不爽,虽然很隐晦,还面带笑容语气温和,但意思就是一个,程恪不让他进去。

这就很没有面子了。

“你是不是不太听得懂人话?”江予夺有些不耐烦地说。

程怿居然并没有生气,依然是微笑地看着他。

江予夺没跟这些少爷们打过交道,唯一接触过的积家大少爷还是个没什么脾气的废物,他不知道程怿要干什么想说什么,也不想知道,但他不会跟着程怿的节奏走。

他拿出手机拨了许丁的号码。

“喂?三哥?”那边许丁接了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