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解药 > 26.第26章

26.第26章

江予夺转身就扑回了门边, 抓着门把晃了几下,门纹丝不动,一看就是质量非常好的那种门。

“锁上了。”江予夺回头看着他。

“废话, ”程恪说,“你劲儿再大点儿它不光能锁上, 它还能把玻璃震碎了呢。”

“操, ”江予夺有些郁闷地继续抓着门把疯狂晃动着,晃了一会儿又猛地转头, “你关燃气灶了没!”

“关了。”程恪说。

江予夺松了口气,抓着门把再次开始疯狂晃动。

“你过电呢?”程恪看到他手上有些渗血的纱布,实在无语了, 总觉得江予夺是不是没有痛觉, “锁晃坏了我不赔啊。”

江予夺停了手, 转身靠在了门上叹了口气。

程恪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什么了, 暴躁得想抓着谁打一顿,但又郁闷得全身都没劲手都抬不起来。

一动也不想动, 就这么盯着电梯门, 感觉这个姿势能保持到明天早上。

电梯门打开了。

“你回去吧。”程恪说。

“我去给你拿钥匙。”江予夺说。

程恪没说话, 他这会儿什么都不愿意多想。

江予夺走进了电梯,看着他。

电梯门关上了, 两秒之后又打开了,江予夺又走了出来。

“你穿我衣服。”他把外套脱了下来。

程恪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就穿了件薄羊毛衫, 里头是空的了。

不过之前没什么感觉, 一直到江予夺说了这句话, 他才猛的感觉到了冷。

真他妈冷啊。

然后他就仿佛过电了似的开始哆嗦,怎么也控制不住。

其实平时真要这么冷,他也不至于哆嗦成这样,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着了,这会儿就感觉自己抖得跟个傻子似的。

“我操,”江予夺赶紧把衣服披到他身上,“你也太不扛冻了,这都打摆子了?”

“滚~~~~”程恪牙齿一通敲,一个滚字碎成了十多片儿。

但在江予夺要进电梯的时候,他又回过神来,拉住了江予夺的胳膊。

江予夺永远都是里头一件长袖t恤,外面一件羽绒服,现在外套一脱,就这一件长袖t恤,再扛冻也不可能扛得住现在这种气温。

“叫陈庆开车过来吧,送件衣服。”程恪说。

“嗯。”江予夺点点头,拿出手机拨了号。

跟陈庆打完电话,楼道里就没有了一点声音。

程恪往江予夺外套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烟和打火机,走进了消防通道,在窗边点了根烟叼着。

外面天已经黑透,灯光下能看到细小的飞舞着的黑影。

居然下雪了。

程恪吐出一口烟,烟雾和哈气混合着,在窗口疯狂地扭动了一瞬间之后就消失了。

他再吐出一口,消失。

再吐,再消失。

“给我根儿烟。”江予夺从防火门里探出脑袋。

“别在楼道里抽。”程恪把烟盒和打火机递给他。

“嗯。”江予夺点了烟,也没走进防火通道,就把脑袋伸了过来,“我就这么抽。”

“……脖子给你卡断了才好,”程恪说,“你非得这样吗?”

“废话,”江予夺说,“楼道里还暖和点儿,这儿风刮得嗖嗖的,我就穿个t恤……”

程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舒坦地站在窗口是因为江予夺的衣服在他身上,他赶紧脱了下来:“你穿着,我楼道里呆着去。”

江予夺犹豫了一下,接过衣服:“一会儿去楼下吧,保安室有暖气。”

“有吗?”程恪问。

“没暖气保安怎么值班?”江予夺看着他。

“哦。”程恪点点头。

保安室的确有暖气,不过不是特别足,但保安还点了个炉子,这就非常暖和了。

程恪进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保安正在炉子上煮茶,很香,要不是那个茶缸看上去实在太惊悚,程恪还挺想喝一口的。

江予夺明显就没他那么讲究了,保安把缸子递给他,他接过去就喝了两口,还很愉快地抹了抹嘴:“你这茶还放糖了?”

“放了,英国红茶,都放糖,我放的是桂花糖,”保安说,“特别香吧?”

“是。”江予夺点点头。

程恪倒是没喝过这样的“英国红茶”,实在没忍住,在保安要喝的时候抢先说了一句:“我尝尝。”

“给。”保安很大方地把杯子递给了他。

桂花甜普洱。

这是程恪长这么大喝到过的味道最奇特的茶了。

“怎么样,我这英国红茶不错吧?”保安问。

程恪竖了竖拇指。

陈庆也不知道在哪儿上班,江予夺打完电话差不多一小时,才看到一辆车停在了楼面前。

他往电梯跑过去的时候程恪都没看到人,就看到了一大团衣服。

“这儿!”江予夺喊了一声。

一大团衣服又转头往保安室跑了过来。

“来,赶紧的,穿上。”陈庆一进保安室,本来就没多大的小屋子瞬间就没了空隙。

“你拿了个什么玩意儿?”江予夺拧着眉。

“我爸的皮猴儿,”陈庆说,“我的衣服你俩也穿不上啊,我都是修身款,跟你俩差了两三个号吧?”

程恪看着他拿来的这件皮猴儿,货真价实,质量上乘,外头的皮看着不错,里面的毛也又厚又软……这衣服看着比人还强壮。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他迅速拿过江予夺的羽绒服穿上了:“我这件就够了。”

“你爸冬天的外套就这一件吗?这他妈是他进山打猎穿的吧?”江予夺无奈地穿上了皮猴儿,“就没有别的了?”

“这件最暖和。”陈庆的回答很体贴,无懈可击。

江予夺穿上外套走出了保安室。

程恪跟出去,看了看,这件衣服穿在江予夺身上居然非常……合适,换个背景就是个土匪头子。

“走吧,”江予夺说,“去卢茜那儿拿钥匙。”

“不用了,”陈庆从兜里掏出了一串钥匙,“我刚去茜姐那儿拿了钥匙了。”

程恪愣了愣。

看到钥匙的这一秒,他突然有些不爽。

是的,就是非常不爽。

之前他都没有觉察,看到钥匙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望。

“我操,”江予夺劈手拿过钥匙,瞪着陈庆,“你他妈拿了钥匙还拿什么衣服啊!直接把钥匙送过来不就行了吗!”

“你让我拿衣服的啊。”陈庆说。

“我让你拿衣服是因为要过去拿钥匙!”江予夺说。

“反正钥匙拿来了,”陈庆看了看手机,“衣服你穿着吧明天给我,我这会儿要回店里交车,衣服没地儿放了。”

“滚吧。”江予夺说。

陈庆转身跑了。

“给。”江予夺把钥匙递了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