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解药 > 41.第41章

41.第41章

视频要在哪儿拍,许丁和程恪都没说, 江予夺也不好意思问, 程恪先是在看纸上的内容,看完以后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许丁和林煦讨论着。

说的那些东西, 都是跟拍摄有关的, 江予夺听不懂,他唯一接触过的“拍摄”,就是陈庆的小视频。

所以他只能一直偏着头看着窗外。

车一直往南开, 穿过市区,开到了近郊。

这边有不少农庄,现在这么冷,居然还有不少车停在门口。

“这会儿了还有人跑来这儿, 玩什么?”程恪问了一句。

“快过年了, 体验一下村里年前的气息,睡睡火炕什么吧,”许丁说,“反正想玩的人哪儿都觉得有意思。”

“那倒是,”程恪想了想, “今儿咱们拍的也这样吗, 土味视频?”

“没,”许丁笑了起来, “里头有一个我们的点, 苍凉风格。”

“苍凉风格是什么样的。”林煦问。

这也是江予夺想问的问题, 于是他认真等着回答。

“就是什么也没有。”程恪说。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

他转过头笑了笑。

这是程恪上车之后第一次笑, 之前他一直挺严肃的,无论是讨论还是闲聊,看上去有点儿不好接近的样子。

有文化的人严肃起来大概就这个范儿吧。

这会儿这么一笑,江予夺居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是刚想跟程恪说句话的时候,他又已经把头转开了。

江予夺只得继续往窗外看。

车停在了一栋独立的小院跟前儿,已经有几辆车停在那儿了。

几个人下了车,江予夺看了看四周,这个院子跟之前看到的那些农家小院不太一样,也应该是个农家院,但是大了很多,像个农舍款别墅。

“布景搭后头了,中午暖和的时候把室外雪地那部分拍了,别的就好说了。”许丁说。

“嗯。”程恪应了一声。

江予夺跟在最后,这种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让他有些紧张……不,紧张的其实不是陌生,他平时也不是总能见着认识的人,也并不是永远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呆着。

而是眼下这种……完全想象不出来的场面。

不是陌生与否,而是距离,非常遥远的人和场景,他平时完全接触不到的。

对于很多人来说,应该会好奇会新奇,而对于江予夺来说,却会有些无措,完全失去掌控,失去了安全感。

“过来,”程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面前,往他手里塞了一杯热茶,“这边儿。”

程恪是他在这里唯一熟悉的人,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江予夺茫然的情绪稍微缓解了一下,他看了看四周。

他们已经穿过了这个农庄的一楼,到了后面的一个大厅,再出了门就是一个平台和后院。

这个大厅的装修挺特别的,朴素里透着高雅,各种原色的木头和一些看不懂的画,屋里的气息透过窗户跟外面带着雪的院子融为一体。

程恪把他带到角落的一个小沙发前:“你就坐这儿看吧,这里不会影响他们干活儿。”

“嗯。”江予夺点点头。

“要是觉得看着没意思了,”程恪说,“别的屋子都可以去转转的,这儿是个私人博物馆,免费对外开放的,可以随便看。”

“博物馆?”江予夺愣了愣。

“嗯,”程恪笑笑,“就是自己收藏的一些艺术品。”

“哦,明白了。”江予夺说。

程恪挺忙的,毕竟是拍摄主角,把他安排在沙发这儿以后就走开了。

江予夺坐到沙发里,喝了口热茶。

这个茶应该是很好的茶,挺香,他从来不喝茶,但这会儿喝着也觉得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张沙发很软,而且这个角度能把眼前整个大厅都看全,所以他慢慢踏实下来。

能看到所有的角落和所有的人,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安全。

大厅里人也不算太多,他一眼过去差不多就能看全,也能判断得出有没有问题了。

目前看着都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每一个人手头都有事情。

程恪跟许丁去了旁边的房间,江予夺突然有些坐立不安,但眼前这种情况,他不可能跟过去,只能一直盯着门。

没过几分钟,他俩又出来了,程恪换了身衣服。

江予夺愣了愣,他还从来没见过程恪穿这种衣服……当然这种看着跟拳师一样的衣服平时也没人会穿。

他不知道这种衣服的具体名字,反正穿上了就感觉像个归隐山林的大师。

然后就化妆……化妆?

居然还要化妆。

拍视频嘛,应该都得化妆……男的也化妆?

不会把程恪弄得跟那天那个花店老板一样吧?

江予夺脑子里飘过了无声的六个字。

他觉得程恪平时就很帅了,皮肤也好,不知道有什么可画的。

“不是不拍我脸么,”程恪闭着眼睛,“不用折腾了吧。”

“会有一些半脸和侧脸的镜头,”旁边不知道是谁在说话,“总不能只弄一半吧。”

“行吧。”程恪说。

睁开眼睛的时候,林煦正好换了衣服出来,敞着怀的一件长衫,里头只有一条黑色内裤。

漂亮的腹肌,长腿……

这一睁眼就看到这样刺激的场面,程恪都不知道是该看还是该移开目光了。

盯着看太饥渴,不看吧又有点儿欲盖弥彰。

不过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看,跟林煦目光对上之后他才问了一句:“冷吧?”

“还行,在屋里不冷,”林煦笑笑,“出去的话能扛几分钟吧,反正镜头也不多。”

程恪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林煦也没走开,拉了张椅子坐下了:“程哥,我看过你好几次演出。”

“是么。”程恪应了一声,“你喜欢沙画?”

“嗯,”林煦说,“我上学那会儿学过,工作以后就没学了,自己玩玩。”

程恪看了他一眼,其实脱离了爱好者这个圈子,沙画在很多人眼里都很陌生,接触到的无非也就是各种给小孩儿办的沙画学习班,而大多小孩儿学沙画也只是为了玩沙子……

林煦让程恪有些意外,也许是因为帅得太张扬,他看上去不像是个会自己在家玩沙画的人。

“没听许丁说过。”程恪说。

“我也没好意思跟许哥说,自娱自乐的水平。”林煦笑了。

“我也就是自娱自乐,”程恪说,“有空让我看看你画的吧。”

“嗯,”林煦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摸过自己的手机,“程哥……”

“我手机搁屋里了,”程恪说,“你让许丁把我名片发给你吧。”

“好。”林煦笑着点了点头。

江予夺看着跟林煦说话的程恪,觉得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感觉。

这样的程恪,跟他印象里的完全不同,虽然他之前看程恪表演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感觉,但今天格外明显。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只觉得现在的程恪才像是个27岁的人。

冷静,成熟,有一点点疏离。

如果现在这样的程恪过来问他燃气灶为什么打不着,他恐怕做不到肆无忌惮地嘲笑这个少爷。

不过今天他也看出来了,程恪的确是个**。

之前表演的时候,不少人也认识他,会跟他打招呼,他也就是随便点个头而已,除了许丁,都没跟别人说过话。

这会儿虽然也没笑容,但跟林煦嘚嘚嘚的一直在聊,化妆结束了他俩才站起来停止了聊天。

如果林煦不帅,他估计也不会开口吧。

但是江予夺又有点儿替程恪不好受,这么帅的林煦,也只能是这么聊几句解解渴,万一不小心没憋住……

江予夺猛地想起了程恪亲他的那一……那两次,顿时叹了口气。

接下去就开始拍了,江予夺捧着个杯子看得挺茫然的。

这跟表演不一样,表演的时候有个投影,他能看到程恪在画什么,现在他只能离得老远地看着程恪在沙画盘上撒沙子的动作。

大致只知道是先拍程恪和林煦一起的镜头。

林煦穿得挺不正经的,但很会摆poes,随便一个动作都很帅气,不过大多数时间里江予夺看的都是程恪。

有几个镜头拍的是他俩一块儿画沙画,林煦拿一把沙子往上一撒,程恪再接着画,因为动作不连贯,来来回回拍了好几次。

江予夺突然也有点儿想玩,看着挺有意思,早知道上回玩你画我猜的时候应该让程恪教教他。

现在大概是没机会了,程恪脾气挺大的,昨天他说完那些话之后,能感觉得到程恪的火一直都没下去,看他的眼神儿都跟平时不一样了。

江予夺叹了口气。

正看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手里的杯子沉了沉,余光里看到了一个晃动的影子,江予夺想也没想,反手一把抓过去接着一拧。

“哎!”影子低声喊了一声,摔到了他旁边的沙发上。

江予夺看过去的时候,许丁正拧着眉,手里拿着个茶壶,茶洒了一地。

“不好意思……”他赶紧先接过了许丁手里的茶壶。

“没事儿,”许丁看着他,甩了甩手,有些吃惊,“你这反应,怎么跟杀手似的。”

江予夺愣了愣,没有说话。

许丁笑着拿过茶壶,往他杯子里续了些茶,又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你是不是练过?”

“……没有。”江予夺说。

“难怪都得叫一声三哥,”许丁说,“厉害。”

江予夺低头喝了口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