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解药 > 101.番外2

101.番外2

“再来, ”程恪看着江予夺第三次用极不标准的姿势甩过来的侧踢,叹了口气,“重心太前了。”

江予夺啧了一声:“我觉得差不多了啊。”

程恪没说话, 侧身抬腿, 一个侧踢踢在了他胳膊上:“跟我差不多?”

江予夺叹了口气。

“再来, ”程恪抬抬下巴, “脑子里先过一遍姿势再出……”

“哈!”江予夺没等他话说完就已经一声吼, 又一个侧踢过来, 依旧不标准。

劲儿倒是挺大的, 踢得程恪晃了一步。

“我让你脑子你先过一遍姿势再出腿!”程恪瞪着他。

“我过了。”江予夺说。

“你过什么了?”程恪走到他身后用手扳着他的肩,“侧身!右脚蹬地!重心放到左脚,转!髋关节带着腿!膝盖起来!小腿踢出去!”

江予夺被他扳着踢到一半就往后倒着撞到了他身上。

“这姿势太别扭了,”江予夺皱着眉, “踢就踢, 还这么多讲究。”

“正确的姿势能让你一脚出去更有力量, ”程恪有些无奈, “要不先放一下横踢, 你换换脑子,先来几个后踢吧, 就上回教你的。”

“你不是说横踢是最常用的么,不会横踢就他妈不会跆拳道。”江予夺有些不爽。

“那你横了半天也他妈没横对啊, ”程恪说, “换个动作……”

“不。”江予夺打断了他。

“……操, ”程恪有些无语, “行你再……”

“啊哒!”江予夺再次一脚横踢过来,踢在了他后背上。

程恪顿时有些来气儿,转头看着他:“哒你大爷!我他妈让你想明白了动作再出腿!你踢了这么多次有一次想了吗!”

“想了!”江予夺也有些不爽。

“你想了个屁了!”程恪提高了声音。

江予夺没吭声。

“你要就想好了再出腿,要不就先练一下别的。”程恪转身走到一边。

“不练了,”江予夺不耐烦对着地上的一块脚靶踢了一脚,脚靶往前飞出,砸在了程恪脚后跟上,“烦死了,这么多屁事。”

“是我让你练的吗?”程恪被砸得生疼,顿时就有点儿窜火,转过身瞪着他,“是他妈谁天天说我答应了又不教啊?”

“有你这么教的吗!”江予夺也瞪着他,“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怎么都不对!我他妈踢了这么半天有一次对的吗!”

“没有啊!”程恪说,“你哪怕对一次给我看看啊!”

“不练了。”江予夺一甩手。

“吓唬谁呢?”程恪说,“你当我很想教啊?”

“我他妈不练也一脚能踢飞你。”江予夺说。

“来来来,”程恪火了,转过身冲他张开胳膊,“让我飞一个来,三哥多牛逼啊,还他妈用学吗,吹口气就能让人上天了。”

江予夺冲了过来,对着他胸口就是一脚踹了上来。

程恪第一反应就是这脚正踹依旧姿势不对,第二反应……就没反应了,江予夺速度非常快,哪怕是他吃了一年的药,每天都喊着自己反应迟钝记不住东西,这扑上来的速度还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而且力量很足。

程恪被他一脚踹得退出去好几步,扶了一下旁边的架子才站稳了。

“你不是挺牛逼么?姿势标准动作优美!重心!直线!髋关节!膝关节!”江予夺一脸不痛快地指着他,“我这么不标准不也……”

程恪没让他把话说完,抬腿就是一个标准的下劈,狠狠砸在了江予夺肩膀上。下劈是程恪很喜欢用的,杀伤力很大,这一下他没太用劲,但也砸得江予夺往旁边错了两步。

“下劈!我他妈教过你!”程恪没有给江予夺站稳的机会,猛地转身一个后摆踢在了江予夺脸上,依旧没用劲,但还是把江予夺给踢倒在了地上,“现在是后摆!”

“操|你大爷!”江予夺腿一蹬,从地上跃起,弯腰撞了过来,一肩膀撞在了程恪肚子上,接着狠狠一扳,把程恪掀倒在了地上。

接着又一拳砸在了程恪脸上,虽然也没用力,但程恪脸上没有护具,还是被砸得挺疼。

“你他妈反了啊!”程恪吼了一声,抬手右冲打在江予夺左侧肋骨上。

江予夺劲儿松了松,被他掀开了。

程恪翻身起来,左膝跪地,没站起来直接就一脚蹬出去,把江予夺踹倒。

江予夺倒下的时候抄住了他的脚,狠狠一拉。

接下去的场面就很混乱了,两人在地上打成一团。

江予夺向来没有章法,怎么顺手怎么来,程恪在他的无赖打法之下努力保持让动作不变形,每一下出手都力求标准。

虽然打到后边儿他也不知道自己用的都是什么招了,总之难舍难分,为了公平,程恪还在混战中一把扯掉了江予夺头上的护具。

“你俩怎么回事啊!”旁边传来了教练小杨的声音,“别打了!多大的人了啊!”

接着几个教练都跑了过来,一扑而上。

程恪根本不想停手,江予夺估计也没有停的意思,被人强行架开的时候他俩相互又往对方身上踢了好几脚。

“程哥!”小杨冲程恪吼了一声,“搞什么啊!冷静点儿!”

“三哥,三哥,”那边江予夺也被三个教练拽着,就差抱腿了,“你跟程哥怎么还能打起来啊!别打了!自己人啊!”

“你问问他是怎么教人的!”江予夺指着程恪吼,“破教学水平还冒充教练!”

“生源就这么次!我他妈能教出个屁来!”程恪也吼。

“什么生源?”江予夺愣了愣。

“自己查去,”程恪甩开了架着他胳膊的人,“行了没事儿。”

江予夺没再说话,旁边的人看了他俩一会儿,又劝了两句,三步两回头地走开了。

程恪和江予夺站在原地杵了一会儿,谁也没理谁。

程恪不想说话,跟江予夺打了一架倒不是主要的原因,跟江予夺在健身房当着十多个健身人和一堆教练的面打了一架,才是让他不想说话的最大原因。

丢人。

他跟江予夺很少吵架,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窜火。

江予夺个傻逼估计是太久没跟人动手了,一开始就没憋着,虽然双方力量上都有数,但招式上都一点儿数也没有,除了没用太大劲之外,一拳一脚打哪儿都不含糊。

操。

挺疼的。

还丢人。

程恪觉得非常不爽,过去拿了外套穿上扭头就往健身房门口走。

路过江予夺身边的时候他一眼都没往江予夺脸上瞅。

“你不洗澡啊?”江予夺在他身后问了一句。

“洗个屁。”程恪头也没回地说。

“操。”江予夺说。

小杨站在门口,程恪出来的时候他愣了愣:“程哥,走了?”

“嗯。”程恪应了一声。

“哎,你……”小杨叹了口气估计是还想劝,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三哥也走了啊?”

“挨顿揍还不走么。”江予夺的声音在后头。

“哎。”小杨又叹一口气。

程恪走了几步,想想有点儿不服气,转过了头。

江予夺在后头跟得挺紧的,他这一停,江予夺差点儿没刹住撞他身上,一挑眉毛:“干嘛!”

“你挨顿揍?”程恪说,“你是抱脑袋趴地上扛着了还是满场跑了?挨顿揍?你没动手是吧!”

“那你就说你揍没揍我吧!”江予夺瞪着他。

“你揍我了没?”程恪问。

“揍了啊,”江予夺说,“那你也没少揍我啊!你他妈还把我头盔掀了揍呢!”

“那叫护头。”程恪说。

“我就叫它头盔,”江予夺说,“头盔,头盔,头盔。”

“滚蛋。”程恪转头继续往前走。

江予夺继续跟在他身后往前走,一路谁也没说话,程恪好几次想回头看看江予夺还在没在后头,但咬牙挺住了没有回头。

借着转弯的时候看了一眼地上的影子。

看到了气焰嚣张甩着胳膊走路的江予夺的影子。

突然有点儿想笑。

江予夺肯定还在不爽,气得走路都走出八爪鱼的姿势了。

不过程恪忍着没笑,依旧没回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