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帅哥你假发掉了 > 第十七章 看着就烦

第十七章 看着就烦

那辰起床的时候脑袋有点沉,大概是这一夜梦太多了折腾的。﹎雅>文_8w·w·w-.-y`

没有固定的规律,但每隔一段时间,那辰就会有一阵子梦特别多,纷繁杂乱,梦到的似乎都是他记忆里的事,但他每次又都像是在看一个别人的故事。

醒来了就不记得。

他躺在床上,看着屋顶的白色绒毛,伸手往床头的一个小按钮上按了一下,屋顶发出很低的电机声音,绒毛毯慢慢皱起,往墙角滑了过去。

耀眼的阳光从屋顶上慢慢洒了进来,铺满了整个房间。

那辰闭上眼睛,躺在暖暖的阳光里伸了个懒腰。

这个车厢顶是他用了一个星期时间改造的,切掉车顶,换成厚的双层玻璃,装上电机,再拉上绒毛毯。

阳光好的时候,他喜欢就这么光着躺在床上,陷在长长的绒毛里晒太阳,全身都被暖暖地包裹着,整个人都能晒得发软。

市郊灯光少,晚上能看到很多星星,他有时晚上睡不着也会这么躺着看星星。

好多星星啊辰辰你有没有看到,妈妈带你一起飞过去好不好。

我们一起死掉以后就可以飞过去了,妈妈带你飞过去……

那辰皱皱眉。

妈妈的声音永远轻柔动听,但有时却会让他害怕。

他不知道跟在这甜美的声音之后的会是什么。

他不敢动,不敢说话。

任何的举动都会让妈妈突然爆发。

可哪怕是这样,也并不是都能躲得过。

你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理妈妈?

你是不是讨厌妈妈了!为什么讨厌妈妈!

那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妈妈拎着扔进漂着冰茬的河里时那种恐惧和绝望像水一样漫过他的身体。

他仰起头盯着太阳,迎着耀眼的阳光,一直到眼睛被强光刺激得开始发涩,眼前东西都消失了,只剩了镶着金光的一片白茫茫,他才低下头,在眩晕中下了床。

慢慢晃到外屋的时候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中午了,他按了按肚子,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不过大概胃还没醒,所以没什么感觉。

在啤酒和牛奶之间犹豫了一会儿,那辰拿了罐牛奶。

喝牛奶的时候他看到了还没关机的电脑,走过去对着黑了的屏幕愣了半天,伸手过去动了动鼠标。

屏幕亮了起来,跟干煸扁豆的对话框依然是昨天的样子,他盯着干煸扁豆的头像,不知道安赫这两天是没上过线,还是上线了也没有回复他。

右下角有头像在跳动,他点开了新发来的消息。

风吹掉你的裙子:十一点陆家村,来不来

那辰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着,这人被他扔在“看着就烦”的分类里,那辰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外号叫鬼炮。

他点了根烟,慢吞吞叼着烟走出了门外。

今天风不算大,阳光很好,四周的破铁皮和零件被阳光一洒都闪着白光。

他走到停在空地中间的车旁边,拍了拍车座。_雅文﹍8w=w`w-.`y`a=w-e`n·8·.=

车是他17岁的生日礼物,他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会突然送他这么个礼物,也许送车的时候爸爸根本不知道他还没到可以考驾照的年龄。

他无证驾驶满街转的时候,爸爸妈妈也从来都不过问。

站在车前抽完了烟,那辰回到屋里,坐到电脑前敲了几下键盘,给鬼炮回复了一个“好”,然后退了q关掉了电脑。

那辰随便吃了点零食就回了床上躺着,迷迷糊糊地睡了醒醒了睡。

下午四点多阳光就淡了,他躺在床上半睡半醒地看着一点点暗下去的天空和厚厚的灰色云层。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没有星星也看不到月亮,他看了看时间,快十点了。

还有两个小时,20岁的生日就这么过去了啊。

那辰笑了笑,起床换了衣服,骑着车离开了车场。

陆家村在城南,前几年市区扩建的时候被征了地,修了很多宽阔平坦的马路,但不少路都是面子工程,修到一半就停工了扔着没人管。

鬼炮约他去的地方离陆家村挺远的,但这片很荒凉,陆家村就算是地标了。

这是一条没修完的断头路,路很宽,没有路灯,也没有行人和车,几个转弯之后是就到了头,尽头是一条已经干涸的河床,河床挺宽,在这一段很深,底部布满了杂草和大大小小的乱石。

那辰的车开到这条路上时,前面拐弯的地方已经聚了不少人,还有十来辆摩托车,时不时传来几声轰油门的声音,车的大灯都开着,把四周的路都照亮了。

看到那辰过来,有人按了按喇叭,把一辆哈雷的车头掉转过来,大灯打到了他脸上。

那辰眯缝着眼睛勾了勾嘴角,把车开了过去。

“还以为你不来呢。”旁边有人说了一句。

那辰没说话,下了车,走到还对着他照的大灯,抬腿一脚蹬了上去,皮靴的跟狠狠砸在了车灯上,灯罩发出“喀”地一声,裂开了一条缝。

“我操!”鬼炮从车上跳了下来,贴着那辰站到了他跟前,瞪着他,脸上的刀疤跳了两下,“你丫找死呢。”

“灯别对着我,”那辰没看他,低头一根根手指地慢慢整理手套,“要玩玩,不玩拉倒。”

鬼炮还想说什么,有人按了按喇叭:“怎么玩。”

“随便。”那辰说。

一直对着他的灯熄掉了,那辰往鬼炮车上看了一眼,后座上坐着个挺漂亮的姑娘,穿着短短的皮裙,腿挺长,那辰见过她两次,不知道名字,只知道鬼炮花了大半年时间才弄到手。

这姑娘冲他笑了笑,笑容里带着明显的挑逗,她从车上下来,走到鬼炮身边靠着,目光一直盯着那辰的脸。

“上回说好的,过河,”鬼炮看着他,“敢么。”

旁边车的喇叭响成一片,还有人吹了几声口哨,在空旷的野地里传出去很远。

“嗯,”那辰应了一声,从兜里摸出一小包旺旺雪饼,慢条斯理地撕开,拿了一块出来咬了一口,“赌多少。_雅文﹍8w=w`w-.`y`a=w-e`n·8·.=”

“情人节咱讲感情,不来钱,”鬼炮从他手里把剩下的那块雪饼拿走放进嘴里,“我要过去了,你陪我三天。”

那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也尝尝鲜,”鬼炮搂着身边的姑娘笑得脸上的疤都s型了,“放心,哥会把你干爽了的。”

“我过去了呢。”那辰跨上了自己的车。

“随便,你有本事也上了我。”鬼炮挥挥手。

“没胃口,”那辰发动了车子,冲一直盯着他看的姑娘抬了抬下巴,“我过去了这妞归我。”

那姑娘立马一挑眉毛飞了个媚眼过来,鬼炮斜了她一眼:“浪你妈逼呢!”

“玩不玩。”那辰问。

“玩!”

旁边的一帮人顿时兴奋起来,一起轰着油门怪叫着。

鬼炮说的过河,就是两人竞速,车先跃过河床的算赢。

这要是放在别的路上,没什么大不了的,掌握好速度和平衡,普通摩托车玩好了都差不多过得去。但他们要跑的这条路并不是直线,到河床之前有三个弯,最后一个弯到河床的直线距离很近,车几乎没有提速的时间。

不够速度就只有冲到河床里的下场,河沟的深度和下面的石头足够让摔下去的人住半年院的,摔寸了的没准儿就上不来了。

那辰跟着鬼炮把车开到,戴上风镜,把外套拉链拉到头。

四周没什么人,都在路尽头等着,路上一片漆黑,只有被车灯照亮的一片,看着空荡荡的。

就像他现在的心情。

站在他和鬼炮之间的人举起了胳膊,手上拿着个啤酒瓶鬼炮拧着油门,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那辰把外套拉链放到嘴里用牙咬着,盯着那人的胳膊。

那人胳膊往下一抡,啤酒瓶在地上碎裂开来,两辆车一左一右从他身侧同时冲了出去。

没几秒钟,跟着他们飚出来的车就被甩在了身后。

风刮得很猛,像刀一样从那辰脸上划过,带着清晰的疼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