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帅哥你假发掉了 > 第二十一章 浴缸

第二十一章 浴缸

安赫迅速抽回手,指了指壶,“可以煮了,”

“还没,”那辰笑笑,慢条斯理地打开果酱瓶子,往壶里加了点百香果酱,又扔了两片柠檬,“你自己煮出来什么味儿,”

“耗子药味儿,”安赫靠在一边看着,“都让我学生喝了。>雅文吧w·w-w·.·”

“你东西放太多了,”那辰抱着胳膊盯着放在电磁炉上的茶壶,“一样一点就够,就像这样。”

“要守着吗?”安赫觉得头有点发晕,在外面吹着风没感觉,回来暖暖的空气一裹,人就有点儿发软,想趴沙发里窝着。

“我守着就行,”那辰看了他一眼,“我喜欢看。”

“看什么?”安赫刚想往客厅走,听了这话又停下了。

“什么都喜欢看,”那辰转身从餐厅拿了两张椅子过来,“我就喜欢厨房,有人在做饭做菜煮东西的厨房。”

“是么。”安赫坐到了椅子上,俩人并排冲着电磁炉。

“你除了会烧开水,还会别的吗?”那辰拿了个长勺子在壶里轻轻搅了搅,菠萝丁和小颗的白香果籽儿在水里转动着,上下浮沉。

“煮面,”安赫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方便面。”

“有面条么,方便面也行,”那辰笑了笑,“明天早上我煮面给你尝尝。”

“什么都没有……”安赫说出这话的时候有点儿郁闷,是的,他这里什么都没有,冰箱是空的,炉灶也永远是凉的。

“没事儿,我去买。”那辰舔了舔勺子,往壶里加了几粒冰糖。

“那多不好,让客人做早餐还带买的。”安赫靠着椅背。

那辰没说话,继续盯着壶。

安赫懒洋洋地靠着,这句话说得很随意,但“客人”两个字还是一下让他感觉到了安赫身边包裹着的看不见摸不到却无时不在的谁也无法打破的防卫。

“一会想洗个澡么?”安赫问,“看守所里不能洗澡吧?”

“嗯,”那辰盯着壶,“是拘留所。”

“我去放水,”安赫站起来进了浴室,在里面提高声音问他,“你是出了什么事被拘留的?”

“就是飚车,警察隔几个月就会去抓一次,警察叔叔我都看着脸熟了,”那辰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泡澡?”

“你不泡就淋浴,”安赫走出来,“我泡会儿。”

“我要泡。”那辰抓住了安赫的手,安赫的手很软,手指修长,他轻轻捏了捏,想说一块泡,但没敢说,安赫估计会拒绝。

“那就泡。”安赫抽出手,在他肩上抓了抓,回了客厅,躺到沙发打开了电视。

果茶煮好之后,安赫总算用上了跟这个壶配套的那几个漂亮的玻璃茶杯。

那辰煮果茶也就是正常步骤,东西弄好了往里一扔,但喝起来味道却跟自己弄的完全不同,闻着都很香。

那辰趴在桌上,把玻璃杯顶在自己鼻尖前一圈圈转着。

安赫喝完一杯他还一口没动,一直转着杯子,安赫放下杯子,刚想说话,那辰突然看了他一眼:“你手机里,我号码存的什么名字。>雅文吧w·w-w=.=y=a·w`e-n=8=”

“……假发,”安赫笑笑,摸过手机放到了他面前,“你改吧。”

那辰拿过手机,锁屏和桌面用的是系统自带的图片,小溪流水花啊叶子什么的,看着没什么意思。

“你手机跟老头儿用的一样,没劲。”那辰啧了一声,打开了电话本,里面的分类也很正经,同事,同学,朋友,学生,家长,外卖……

那辰自己的手机电话本没分类,反正一共也没几个号,所有号码都堆在一块。

看着安赫的这些分类他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应该算是哪个分类里的,朋友?还是……家长?

来回划拉了好几下,他看到未分类里只有一个号码,他的手指落了下去,点开了。

假发。

“我为什么没分类啊。”那辰点开自己号码,把假发俩字删了,打了个小字,又停下了。

“不知道分在哪类里合适。”安赫点了根烟叼着。

“我能帮你加个分类么?”那辰想想又把小字删掉了,打了个那字,想想又删了。

“嗯,随便。”安赫点点头。

大七。那辰把名字输好,又加了个分类,把自己号码放到了这个分类里,把手机递回给了安赫。

安赫看了看名字,觉得那辰大概是明白了自己之前在街上那些问题的意思。

新的分类是“最可爱的”,安赫看乐了:“最可爱的大七?”

“嗯,”那辰拿起果茶喝了一口,指着自己的脸,“你不觉得我可爱么。”

“有时挺可爱的。”安赫看了他一眼。

“什么时候不可爱?”那辰似乎有点不服气,在杯子上敲了几下,“说出来让我反驳一下。”

“不会说话的时候,”安赫不急不慢地说,“你要知道,小狗都能正确表达自己的需求。”

“我不是小狗,”那辰眯缝了一下眼睛,手指在自己唇上勾了勾,“我是小豹子。”

安赫很快地转开了视线。

“你晚上一般都干什么?”那辰笑了笑,转脸看着电视,“就看电视么?”

“看电影,睡觉,泡澡。”安赫想了想,自己晚上是怎么过的还真不清楚,迷迷糊糊就在无聊当中混过去了。

“泡澡也算?”

“嗯。”安赫点点头,泡澡的时候有时还会撸一把呢,也算是晚上的活动吧。

“我以为你没事就去泡吧呢,老能碰见你,”那辰站起来趴到了沙发上,“你的沙发真舒服。”

“有时候去,”安赫过去把自己外套从他身下扯出来扔到一边,“你呢。”

“不知道,”那辰把脑门顶在胳膊上趴着,声音有点闷,“乐队没事我就没事,呆着。”

安赫沉默了一会儿,从茶几上拿了张白纸放到桌上:“会画画么?”

“会画火柴棍小人儿,”那辰偏过头,露出一只眼睛,“干嘛?”

“做个小游戏,”安赫拿了支笔,“你画张画我看……”

“不画,”那辰打断了他的话,突然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盯着他,“是想让我画房树人么?然后分析一下我的心理?”

安赫看着他没说话,最后笑了笑把笔放下了。>雅文吧w·w-w=.=y=a·w`e-n=8=

他是想让那辰画房树人来着,只是他忽略了那辰因为他妈妈的原因,对这些应该很熟悉。

而且似乎还很……抵触。

“有不穿的衣服么,我去洗澡。”那辰又倒回了沙发上。

安赫进卧室拿了自己一套睡衣,又找了条新内裤给了他,那辰抱着衣服进了浴室。

安赫刚想坐下来,他又从浴室里出来了,脸上带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安老师。”

“嗯?”安赫应了一声,“水不够热?”

“够热,”那辰勾起嘴角,“浴室里的笔记本我能开么?”

安赫坐下,拿着遥控器换了个台:“能,开吧。”

那辰回了浴室关上了门,安赫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一通换,看着电视屏幕上不断跳动的画面,他感觉很愉快。

不过还没愉快多久,他就听到了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让人小呼吸一紧小心脏一蹦的声音。

“操。”安赫小声骂了一句,往浴室那边看了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