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帅哥你假发掉了 > 第二十三章 保温壶焖饭

第二十三章 保温壶焖饭

“去不去啊,”那辰看他不说话,又追了一句。﹎__﹍雅文8w·w·w=.-y=a·w·e·n`8

理智上安赫觉得不应该去,他不可能跟那辰有什么后续,这么莫名其妙地再混下去对谁都不好,何况他也不是太拿得准那辰的想法。

一个孤单的小孩儿,找到了一个可以陪着他的人,上个床聊个天儿,

他也同样寂寞,同样需要一个人陪伴。

可这种虚无的陪伴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安赫拿起碗喝了口汤,想要跟那辰说开学就这两天,没有时间出去了,一抬眼就跟那辰的目光对上了,那辰眼里一点也没有掩饰的期待把他这句话堵在了嘴里。

期待某个人,期待某件事,安赫很了解这种感觉,就像他跟老妈说想去公园玩的时候一样,满是期待,等着老妈点头。

但后来也就再也不会抱着这样的期待了,期待落空比没有期待更让人难受。

“我看看,”安赫犹豫了一下说,拿过手机打开了日历,刨去跟围观刘江女朋友聚会的那天,开学前只有两天空闲了,“后天?”

“行,”那辰打了个响指,“你想吃什么?明天我去买菜。”

“龙肉。”安赫对自己的犹豫不决挺郁闷。

“没问题,”那辰把衣领拉开露出了肩膀,“吃吧。”

安赫笑着看了他一眼:“后天炖好了给我准备着。”

“嗯,”那辰点点头,“还有什么?”

“随便吧,你拿手菜来几个就行,我吃饭不挑,能吃饱就成。”

吃完夜宵,那辰也没再看喜剧,进了浴室说洗个脸要睡觉,没两秒又扭头出来了。

“洗脸都不敢一个人洗啊?”安赫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你有牙刷么?”那辰问。

“小吊柜里有把新的。”安赫说。

那辰转身进去了,没两秒拿着牙刷又出来了:“这跟你那把牙刷是情侣的啊?”

安赫看了看他手里的牙刷:“怎么了,买一送一,一份钱买两把不行么?反正一个月就得换了。”

“没说不行。”那辰笑笑,转身进去刷牙了。

安赫把碗洗完放好,那辰已经洗漱完了进屋了,他走进浴室,看到那辰把那把牙刷放在了他的杯子里。

俩牙刷并排站着,让安赫有一瞬间产生了某种错觉,刷牙的时候走神走了好几回,差点把牙刷捅到嗓子眼儿里去。

回到卧室的时候,那辰已经躺好了,老实地盖着被子躺在靠墙那边床上。

安赫关了灯躺下了,拉过被子翻了个身,背冲着那辰,他睡觉习惯往右边侧着。

“转过来。”那辰说。

“嗯?”

“别拿后背冲着我,”那辰隔着被子蹬了他一脚,“你要喜欢这么侧你睡里边儿。”

安赫翻了个身,冲着那辰躺好:“行了吧?”

“行了。”那辰闭上了眼睛。

这么躺了一会儿,安赫渐渐感觉到了困意,没多久就开始迷糊了。

半睡半醒之间,他听到了那辰的声音:“安赫,你真挺老谋深算的……”

安赫没明白这话的意思,没有出声,继续迷瞪。___雅文吧﹏w=w-w`.

“我什么都说了,”那辰的声音也有些迷糊了,越来越低,“你什么都不说。”

早上醒的时候安赫觉得特别憋闷,身上跟被压了石头似的,他挣扎着睁开眼睛,发现那辰已经不在床上了,他的被子有一半都掀到了自己身上。

“哎,”安赫伸手把那床被子扯下去,立马松快了,“起个床都起得这么乱七八糟……”

他又躺了两分钟,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八点了,他下床伸着懒腰走出了卧室。

那辰没在客厅里,昨天拿出来想让他画房树人的纸放在餐桌上,安赫过去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是那辰的留言,我去买早饭原料了。

他挑了挑眉毛,那辰的字写得相当漂亮,一看就知道是练过的,张扬有力,赏心悦目。

不知道那辰是几点出去的,但安赫刷牙洗脸收拾床全弄完了,从八点等到八点四十,那辰都没出来。

种菜种粮去了么!安赫知道那辰不爱接电话,但还是拿了手机出来,拨了最可爱的大七的号,他总得知道这人留了张条子就从他这里出去快一个小时不见人影是怎么回事。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那辰的手机铃声在他身后响起,他回过头,看到了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只得挂掉了电话。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电话又响了起来,安赫吓了一跳,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已经挂掉了,于是走过去拿起那辰的电话看了看。

显示的号码是雷哥。

大概是那辰的朋友,他把手机按了静音,放到了桌上。

客厅里的窗帘全被拉开了,早晨的阳光洒到靠窗的躺椅上,颜色倒是挺好看的,都是淡金色,比中午的要漂亮,但安赫还是过去把窗帘又都拉上了。

窗帘刚拉好,那辰手机又响了,还是雷哥。

安赫再次按了静音,没过两分钟电话再次响起,依旧是雷哥。

安赫反复按了四五次静音之后开始有点担心,这人这么一个接一个不喘气儿地打过来,该不会是有什么急事吧。

虽然他最不愿意的就是帮人接电话,但这电话连续不停地响了已经快十分钟,他脑浆子都快沸锅了,只得过去接起了电话。

还没等他开口说那辰不在,那边已经传来了一个男人暴怒着吼出来的声音:“我他妈弄死你信不信!”

安赫被吼愣了,没说话。

“说你说你他妈不愿意接电话!给你发短信你到是回啊!玩我呢!”那边继续吼,也没留给安赫开口的机会。

安赫等他吼累了没声音了才有些尴尬地说了一句:“那辰没带手机。”

那边顿了顿:“你谁啊。”

“他朋友,你晚点儿再打吧。”安赫说完准备挂电话。

“他在你那儿过的夜?还是你俩在酒店过的夜?”那边问。

“都不是。雅文8w=w·w.”对方语气里随意和轻视很明显,这让他相当不舒服,说完这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快九点的时候,门铃被按响了。

安赫从沙发上跳起来过去开了门,看到那辰拎着两大兜东西站在门外。

“怎么这么久?你买个早点买出国去了么?”安赫接过他手上的大兜放到桌上,发现有个兜里居然有一袋大米,“你买米干嘛?”

“我教你个特别简单的方法,可以有菜有饭,不用吃泡面,”那辰兴致很高地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除了一袋米,还有个中号的保温壶,“大七秘制保温壶焖饭。”

“什么?”安赫没听懂。

“你头天晚上烧点开水,把米和菜啊肉什么都扔壶里,开水倒进去盖上盖子,第二天打开就能吃了,我姥姥教我的,特别方便,白痴都能做出来。”

安赫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他又补了一句:“别老吃方便面,有防腐剂,吃多了你死的时候我烧你都劲费。”

“闭嘴。”安赫皱皱眉,想起了那辰的那个什么火化机原理与操作的课。

“我买挂面了,给你做个西红柿鸡蛋面吧,吃完我就走了,今天乐队排练。”那辰很麻利的把菜都拎到了厨房,挽起袖子准备洗西红柿。

“刚有个叫雷哥的给你打电话了,打了几十个,我怕这人有急事就帮你接了。”安赫跟进了厨房。

“他没有正事,更不会有急事,”那辰笑了笑,“他说什么了没?”

“没,就骂了你一通,说你不接电话,发短信也没回什么的,”安赫站到那辰旁边看着他熟练地切着红红柿,“你这朋友吃枪药长大的吧。”

“更年期,”那辰啧了一声,“跟我爸差不多大了,该更了。”

“你还有这样的朋友?”安赫看了他一眼,跟爸爸年纪差不多大的朋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