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帅哥你假发掉了 > 第三十章沉沦

第三十章沉沦

跟我在一起吧。>雅文吧w·w-w=.=y=a·w`e-n=8=

跟我在一起吧。

跟我在一起吧。

安赫觉得自己脑子里挺热闹,跟商场搞活动请的大妈鼓号队似的,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节奏还有点儿跟不上。

这句话在他耳边来来回回地荡漾着,从前绕到后,从后绕到前。

绕得他很长时间都没说出话来,嘴上还叼着没点的烟,就那么盯着那辰看着。

那辰也没再说话,沉默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儿之后,低下了头,慢慢蹲了下去,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打火机,啪地一声打着了。

小小的火光跳动着,照亮了那辰的脸,在他脸上投出忽明忽暗的阴影。

那辰这句话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抽风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安赫不能确定。

但他能从那辰现在的表情上猜测出这话大概是那辰头一回跟人说。

有些紧张,眼神里带着些躲闪的期待。

那辰蹲在他面前,低头一下下按着打火机,单调的啪嗒声不断响起,火光也不断地亮起,暗去。

安赫冲着那辰背后的树影发了一会儿愣,也慢慢蹲了下去,按住了那辰正在玩打火机的手:“劳驾,点烟。”

开口出声之后,他听着觉得自己嗓子有点儿紧。

那辰看了他一眼,把火机打着了递到他眼前,安赫的烟点着之后,他自己也点了根烟叼着。

俩人继续沉默,蹲在昏暗的路边看着就跟劫道的在规划逃跑线路图似的。

安赫知道自己如果一直不出声,那辰这性格,估计也会一直沉默下去,最后起身走人,一句话都不会再留下。

他叹了口气,轻轻弹了弹烟灰:“为什么?”

“嗯?”那辰愣了愣,似乎是没反应过来。

安赫看着他一脸特别真诚的迷茫表情,有一瞬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折腾半天表错了情?

“你刚说跟你在一起,”安赫看着他的眼睛,“为什么?”

那辰本来跟他对视着的眼睛很快地垂了下去,避开了他的目光,对着地喷出一口烟,过了挺长时间才说了一句:“都不打算答应了,还问什么?”

“答不答应不都得问问么,再说你这提议这么突然……”

“这不是提议!”那辰突然提高了声音,抬起头盯着他,“你是不是感觉特……”

安赫知道他想说什么,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没。”

那辰没说话,安赫把烟在地上按灭了,弹进了旁边下水道里:“我就觉得突然,别的都没想,也没来得及想。”

“这么半天你什么都没想?”那辰勾勾嘴角,笑得有些微妙,“你脑子转得真够慢的。”

“你想了很多么。”安赫笑笑。

“嗯,我伟大的思想都上北城转了一圈又坐公汽儿回来了。”那辰狠狠地抽了两口烟,烟头上的火光一下变得很亮。

“我不知道该想什么。”安赫如实回答。

“那就别想了,”那辰叼着烟站了起来,烟雾从他眼前飘过,他眯缝了一下眼睛,“我就随便一说,你随便一听就完了。”

安赫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爽和失望,跟着也站了起来,想说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那辰已经转过身往街口快步走去:“周六沸点别忘了,十点我去接你。_雅﹎文8﹍﹍﹏w=w-w=.”

安赫站在原地没动,看着那辰和他被拉长了的影子消失在街角,重新蹲了回去,又点了支烟。

有些话他不想对那辰说,说了也没什么意义。

他善于倾听,却不善于倾诉。

在很多时候他愿意选择沉默,某些事上他不需要任何认同和理解。

他不需要那辰知道他不会再轻易相信感情,更不会轻易接受。

尤其是这种,没有来由却让人会莫名心动的感情。

没有基础,没有原因,看上去是自然而然,细想起来却让人不安。

尽管安赫知道,说出这样的话,无论原因是什么,对于那辰来说都是件很艰难的事,他也很清楚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瞬间,他心里除去意外和惊讶之外的另一种感觉是什么。

但他现在没有办法给那辰一个他想要的答案,这件事上,不存在同情和安慰。

安赫有些烦躁地把没抽几口的烟掐了,站起来往慢慢往街口溜达。

走了没几步,天空中飘下几片雪花。

他抬头看了看,这大概是今年最后一场雪了。

手揣在兜里走进停车场,转了两圈安赫才找到了自己的车,刚走过去想要上车,发现旁边蹲着个人。

看到他过来,那人突然站了起来,把安赫吓得退了一步。

看清这人是那辰之后,他愣了:“我以为你走了呢。”

“没,”那辰声音有点闷,“我等你开车送我,我车还在你们学校停车场。”

“那上车,”安赫拉开车门,“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叫我过来……”

“我现在没手机,”那辰绕过去坐到了副驾上,“下月再买了。”

安赫想起来之前那辰是说过手机坏了,但没想到他一直没再买:“干嘛下月才买,没手机多不方便。”

“没感觉。”那辰的回答倒是在安赫意料之中。

安赫发动了车子之后,他又说了一句:“你有能用旧手机么?”

“……有,”安赫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给我。”那辰也看着他。

“你……钱紧张?”安赫有些不能理解,那辰穿的用的都能看得出他不缺钱,还开着辆三十来万的摩托车,“要不我给你买一个吧。”

“给不给啊,就旧的,你怎么这么啰嗦,”那辰皱了皱眉,“我喜欢旧东西。”

“那好说,我抽屉里有一堆从学生那儿没收了他们毕业了都不要的……”

那辰盯着他不出声,脸上没有笑容,表情看着特别像他俩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安赫叹了口气:“周六拿给你吧。”

“嗯。”那辰点点头。

安赫虽然已经单身挺长时间,但被表白的次数并不少,却没有哪一次能像今天这样让他回到屋里泡完澡了都还在琢磨的。

躺在床上,只要闭上眼睛,那辰的脸就会在他眼前晃动。

说出那句话时有些紧张的神情,带着闪躲却透着期待的眼神,在火亮里忽明忽暗的侧脸……

“哎……”安赫翻了个身,从抽屉里摸出两片安定吃了。>雅文吧w-w-w=.·y·

这种说不清是哪儿不对劲的感觉让他不太踏实。

没过多久,药效起来了,安赫没再有机会细想就迷迷瞪瞪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生物钟居然失灵了,安赫睁眼的时候居然比平时晚了快半个小时,这意味着他就算不吃早餐,也迟到了。

安赫连滚带爬地从床上蹦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往浴室跑,刷牙的时候老觉得吞了不少牙膏沫,洗完脸出门了嘴里还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薄荷味儿。

出了门风一吹,脸一下绷得发疼,上了车翻了半天,找了支手霜出来往脸上胡乱涂了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