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帅哥你假发掉了 > 第四十四章 星星

第四十四章 星星

安赫一眼看到照片上是两个贴得很近的男人时,心里就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雅文_吧>w=w-w`.-y-a-w·en8

照片上的男人,有一个是他,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另一个不是那辰。

是*。

第一张是*背对着镜头,他对着镜头,被*挡掉了半张脸,但依然能看出是他。

而让他手脚发凉的是,照片拍摄的角度很巧妙,*看上去离他很近,几乎是暧昧地贴在了一起,*微微偏着头,如果说是在kiss都不为过。

而另一张是*上出租车,他站在路边目送。

这张照片上*是正脸,两个人的脸都清清楚楚,似乎是为了佐证第一张照片的人就是他和*。

“安老师,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你和你们班的学生吧?”蒋校坐在椅子上,看着着他。

“是。”安赫点点头,*是个刺头儿,学校里老师学生差不多全都认识他。

蒋校轻轻咳了一声:“你坐,这事儿我们谈一谈。”

安赫放下照片,坐下时腿有些软,他几乎是跌坐进椅子里的。

在这一瞬间他只来得及庆幸碰见*的那天不是在夜歌。

“蒋校,”安赫捏捏眉心,他在这短短几分钟时间同时经历着震惊,愤怒,不解,慌乱,各种混乱的情绪让他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第一反应还是得先把*摘出来,“这跟*没什么关系,我出来的时候碰到他而已,再说*追许静遥追得全校皆知。”

“是这样么?”蒋校拿过照片低头看着,半天才问了一句,“你介意我问问*吗?”

安赫沉默了,这件事跟*没有关系,他实在不想把学生扯进自己的麻烦里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实话我介意,但如果您觉得有必要问问,希望能注意方式,这个阶段的小孩儿都敏感。”

蒋校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明白。”

“蒋校,我现在有点儿乱,照片有问题,”安赫皱着眉,“我需要时间弄清楚……”

蒋校没有说话,沉默地看着照片。

安赫也没再说什么,脑子里嗡嗡地响着,整个人都是蒙的,无法思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干的?为什么?

“安老师,照片不像是处理过的,不过这照片的角度也看不清,有可能是……也有可能只是面对面,”蒋校过了很长时间才放下了照片,往椅子上靠了靠,看着他,“从情感上我相信你的话,你对学生一向负责,跟学生……不太可能,但理智上我还是只能存疑。”

“我知道。”安赫手指撑着额角,突然很想睡觉,困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在事情没有弄情楚之前,照片放在我这里,”蒋校把照片放回了信封里,“学校对老师的私生活不过问,性向也不过问,如果是误会那最好,但如果真的涉及到了学生,这就是职业道德的问题,学校绝对不会留情面。>>雅>文8_﹎w=w`w=.`y=a=w·en8”

从校长室出来,安赫没有回办公室,直接去了五楼的咨询室。

关上门之后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叼着。

困。还是困得睁开眼睛都费劲。

他脱掉外套,衬衣已经湿透了,他躺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强迫着自己开始梳理这件事。

跟*碰上,是他和那辰在sos抽疯跳舞的那天。

拍照片的人很聪明,如果寄的只是那辰和他的照片,对于他来说,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学校一般不会干涉老师的性向,这是私人问题,但如果涉及到了学生,问题就严重了。

让安赫有些想不通的是,这人没有寄他和那辰的照片,如果想拍,他俩的照片太容易拍到,也不需要借位,寄来他和*的照片的同时附上他和那辰亲密的照片更能说明问题。

这人却没有这么做,为什么?

安赫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猛地灌了下去。

他没有惹过什么人,知道他性向的人只有几个朋友。

那辰?

安赫皱皱眉,看着手里的杯子。

那辰最近一直有些不对劲,只是自己这段时间也烦心事一堆,压力大得能压死牛,没功夫去细究。

如果是那辰……

安赫又倒了一杯水喝了,如果是那辰惹了什么麻烦……

这个人认识那辰,出于某种原因,这人没有做到最难看的那一步。

警告?

威胁?

安赫放下杯子,手冷得发麻。

如果这样,是不是还会有一下步?

下一步是什么?

“操!”安赫狠狠踢了一脚旁边的柜子。

安赫上完三四节的课之后东西也没吃,直接又回了咨询室,关上门一直睡到下午第二节课有学生来敲门。

跟个男生聊天半天,这男生没什么问题,只是需要有个人听他说说他的伟大发明,尽管安赫听了快一节课也没听明白他的发明是什么,大概就知道是个把尿在马桶里循环一遍从洗碗池流出来就能直接用的神奇设备,但这男生还是心满意足地伸手跟他握了握:“安总,谢谢你的理解。”

“不客气,下次需要我理解的时候你还可以再来找我。”安赫笑笑。

最后一节课,安赫照惯例去班上转了一圈,*趴桌上睡得天昏地暗,同桌推了他好几次都没推醒他,安赫都忍不住说了一句:“得了让他睡吧。”

下班之后他先去买了个手机,到了医院,护工正在给姥爷擦身,他到走廊里拨了那辰的号。

响了很久那辰才接了电话,声音有些哑:“你买手机了?”

“嗯,”安赫靠着墙,“你酒醒了?”

“醒了,回宿舍睡到现在……”那辰声音里还带着倦意,“你怎么知道我喝醉了?”

“昨天给你打电话李凡接的。雅﹎>>文吧>>w-w=w-.-y=”安赫走到窗边点了烟。

“几点打的?”那辰按了几下手机,“那个号是你打的?那么晚?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就那会儿才看到你留言说要去医院。”安赫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想要见到那辰,想要他陪在身边时的那种感觉,心里一阵说不上来的滋味儿。

“我……没去,”那辰轻声说,“有事耽误了。”

“哦,”安赫笑了笑,“晚上有空么?”

那辰似乎有一丝犹豫,顿了顿才说:“有空,要我过去么?你不是在医院吗?”

“晚点儿,我从医院出来了给你电话吧。”安赫想了想。

“那我等你电话。”

安赫挂掉电话,叼着烟对着窗外的树发了一会呆,今天不是周末,平时他不到周末不会叫那辰出来,而那辰的语气里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开心。

到底出了什么事?

安赫撑着窗台,身上像是扛着大包走了十里地,沉得有些站不住。

“晚上去喝酒。”那辰给李凡打了个电话。

“还喝?”那边李凡愣了愣,“你昨儿晚上没喝够?”

“甭问了,你就说你出不出来吧。”那辰啧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