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人鱼陷落 > 第49章

第49章

毕揽星躺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爬起来,白楚年伴生能力所模拟的疼痛实在太过真实了,让毕揽星打心底生出一种畏惧来。

白楚年见他半天没爬起来,起身离开椅子走到他身边蹲下,抬起小alpha的下巴打量他的气色,再翻起眼皮检查瞳孔情况。

毕揽星深呼吸过后难堪地笑了笑,仰面躺在地上问:“被子弹打中真的是这种感觉吗,太可怕了。”

白楚年蹲在他头顶边,倒着低头看他:“是啊,只有我经受过的伤才能用这个伴生能力模拟出来,我只是把当时我的感受原封不动传递给你的大脑而已。”

毕揽星愣了一下,在脑海中回味白楚年这番话,沉默地爬起来,捡起步枪重新装弹。

腹部中弹的疼痛已经完全消退,但那种恐惧仍在脑海中持续着,毕揽星端起ACR,瞄准移动靶头部,食指挨在扳机上迟迟犹豫着不敢扣下,一秒、两秒、十秒过去,子弹入体的剧痛又突如其来击中了他。

这一次中弹部位在小腿。

毕揽星抱腿蜷缩在地上,紧咬牙关才没有叫出声来,眉头紧皱无声地嘶吼,身体再一次被冷汗浸湿。

“太慢了,花十秒瞄准,你头都被敌人打爆了,记好自己的优势和作用,像箭毒木这种攻防兼备的腺体在团队中的定位必然处在架枪位,你的一个犹豫可能会让冲锋在最前方的突击手全灭,突击手没了,敌人下一个灭的就是你,你学校老师是怎么教的?”白楚年拿起休息圆桌边的平板电脑,在屏幕上划了几下,点了两份早餐,一杯运动饮料和一杯冰拿铁。

直到餐品送来之前,毕揽星已经接连倒地七次,共打移动靶十二次,爆头击杀五次,未中要害六次,脱靶一次。

脱靶的那次惩罚最重,白楚年让他体验了被一枪爆头的感觉。

白楚年从送餐机器人里端出热腾腾的早餐,招手叫他:“七点半了,来吃饭。”

毕揽星挣扎半天没能站起来,白楚年走过去把小alpha提溜起来,放到自己对面的椅子上,掌心按住他的后颈,将一股安抚信息素注入他的腺体。

“教官,等我缓一会儿。”毕揽星无力地趴在圆桌前,头埋进臂弯里,身体微微痉挛。

“啊,不用这么客气,其实岛上这些孩子们我也没要求过他们叫我教官,是他们自己非要这么叫,搞得好像我很严厉一样。”白楚年拿起餐刀往三明治上抹花生酱:“植物腺体一般喜欢吃什么?来点氮磷钾不。”

“不用……我正常吃就可以。”毕揽星艰难地直起身子,拿起消毒餐巾擦手,其实他痛得脑袋都懵了,吃什么都尝不出味道。

白楚年把运动饮料推给他:“多吃点。”

毕揽星拿起玻璃杯灌了一口,继续趴回桌上,仿佛没有支撑他就会立刻化成一捆蔫草死在地上。

“你真的体验过这些疼痛吗。”毕揽星闷声问,“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自愈力强,只要不是大面积感染的伤口都可以自行愈合。”白楚年如实说,“子弹是杀不了我的。”

“这是你的伴生能力吗?”

“不是。”白楚年端起冰拿铁喝了一口,“小时候受的训练比较特殊。”

“听起来很冒昧……我可以知道您的年纪吗。”毕揽星犹疑地问。

“啊,别‘您’。”白楚年笑得露出两颗尖牙,“对于我们来说年龄只是一个培育时间而已,可能和你们对年纪的定义不大一样。话说回来,在这个仰仗实力的世界年龄不能代表任何东西。”

“你……们?”

“嗯啊,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不过得看你争不争气。”

吃罢早饭,白楚年依旧坐在椅上观望毕揽星练枪,但并没有在他失误时再用伴生能力刺激他,因为小alpha的身体已经暂时记住了这一系列疼痛反射。

打空的弹匣在毕揽星脚下越积越多,到中午时,毕揽星已经能够做到每组移动靶爆头率达到90%,即12个移动靶平均每轮能爆头命中10.8个。

他的射击能力本就不差,唯一的缺陷是不够专注,难以抵抗周围干扰,并且依赖手感,当然这也是大部分特训生的通病,需要强制改变。

因为危险不会选在人们状态最好的时候降临,真枪实弹时敌人也不会给他培养手感的机会,联盟特工组的门槛可不是能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在射击上非做到摸枪即击杀的地步不可,因为联盟特工组所遇到的敌人,枪法都不是普通的抢劫犯能比拟的。毕揽星这个成绩只能算作达到了特训生的及格线。

临近食堂打铃,白楚年拿出证件在圆桌上的扬声器边刷了一下,提起麦克风贴到唇边:“靶场的同学们到射击考查区集合,今天我要抽查十个小倒霉蛋的移动靶爆头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